跳至主要內容
跳至內容
香港政府一站通 簡體版 English 背景 A A A 搜尋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Level Double-A conformance, W3C WAI Web Content Accessibility Guidelines 2.0

無障礙網頁嘉許計劃
流動/無障礙瀏覽版本流動/無障礙瀏覽版本 列印版本列印版本 RSS Icon RSS
  主頁 > 刊物及新聞公報 > 新聞公報 > 昔日新聞 > 新聞稿

新聞稿

(資料來源:政府新聞處) 

財政司司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今日(十月二十三日)下午出席稅務新方向高峰會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財政司司長:大家好,多謝大家今日來參加這個event,大家知道剛才有很多意見,看看大家有甚麼問題?
 
記者:司長,其實想問剛才林健鋒議員都要求說要再考慮降低標準稅率,怕鄰近地區,譬如已經追得很貼,如果他日香港不是再低的話,可能都要再調整,你自己怎樣看?因為你剛才已說到明不會降低的了,你剛才的意思是談及利得稅率,是嗎?
 
財政司司長:我剛才所談的是利得稅標準稅率,除非外圍的競爭環境有很大變化,如果不是的話,在現階段我沒有計劃一刀切將標準稅率降低。當然商界有提出,其中一個講法就是我們多年來都有盈餘,即收多了稅。我的看法有點不同,一來年年這麼多盈餘,當然大家都知道房地產市場都很暢旺,另外一方面,其實更加重要是我們展望未來,其實我們在社會發展方面還有很大的投入,不管是醫療、教育抑或土地房屋,甚至改善一些基建應付氣候變化,用的錢都不少。所以在這階段,我們現時的標準稅率其實都相當有競爭力,外圍環境的變化,我一直都有留意。剛才提到譬如歐洲有減稅,亞洲有其他地方減稅,這個我完全知道。我們目前來說仍然是相當具競爭力,所以不用擔心。所以我覺得如果要政府接納一些稅務優惠建議,最好符合數個原則。第一個原則要具針對性,即是我們做這件事有利於我們推動某一個產業或某一個行業的發展或配合某一個政策需要,譬如剛才所說我們想推動創科發展,想中小企和企業做多些科研提升自己競爭力,所以你看到科研開支稅務扣減可以給予300%至200%。第二個原則我們考慮的就是這些稅務建議一定要為我們香港,不管在經濟或社會方面,都要有比較大的裨益。我們不會單單計較給了一些稅務優惠後可能會收少了多少錢,這個我們當然會考慮,但這並非唯一考慮,最重要的考慮是為我們的經濟發展,為我們的社會就業創造多少機會,這個是一個重要發展。當然第三個原則就是讓人鑽空子、逃稅、避稅、漏稅的風險要可控的,亦不會令我們的簡單、低稅制因此變得太過複雜。第四個原則就是要符合國際要求。我們都是仍然抱着這幾個原則去考慮他們給我們的建議。剛才亦在討論時間,其實台上台下都有些建議是不錯的,我自己都記下來。
 
記者:司長想問,有報道說現在港交所不設立新板,其實政府的立場是否都覺得不需要再設新板,直接在主板裏加入「同股不同權」的條款?
 
財政司司長:這方面我們討論過,就着「同股不同權」我們討論下來,目前的傾向就是覺得在一些新經濟體,不管是創新科技、互聯網相關或是一些科研醫療、生物科技這方面,事實上有可能都相當常見就是這些公司有「同股不同權」的情況,這個亦成為一個勢頭。當然「同股不同權」,大家便會想,如果容許這些公司上市的時候,對於投資者的保護會怎樣?因此我們現在目前的傾向就是,既然這是在新經濟的公司裏有一個這樣的勢頭,亦有不少這些公司是有前途的話,只要我們做好投資者保護的相關設計,是應該可以考慮的,所以我們便請證監(會)和聯交所就這方面仔細跟進。至於我們就着這些公司是否需要一定要有新板,我們聽到市場有意見,有些認為是好,有些則認為其實都不需要,因為現在做法裏已經可以容許,譬如在《上市條例》中某一章是特別處理這些便不需要另外再設一板,這都是一個可行方法。所以在我們來說,我們覺得這個反而是次要,我們目前的傾向是先弄妥如果容許「同股不同權」的公司在香港上市,我們在投資者保護設計上應該怎樣做,可以令到這些公司上市時同時又兼顧到投資者保護,讓這件事可以向前走。至於是放在現在的主板或開一個新板,這不是一個大爭議。
 
記者:司長,初創公司方面又怎樣?如果你說「同股不同權」的公司需要有track record,這是否你們其中一個safeguard的元素?會否最後其實初創公司是絕對不能夠行「同股不同權」?如果是這樣,政府想吸引初創公司或新經濟的初創公司的話是會怎樣處理?
 
財政司司長:這個仍在研究中。其實就算說初創都可以包含的幅度很闊──究竟它有沒有收入,或它就算沒有收入,它所研究的那樣東西去到多先進的階段,尤其是在biomedical,即醫療科技方面,所以在這方面仍在研究當中。我覺得這事與「同股不同權」又不能混為一談。但可以跟大家說,我們覺得就香港而言,我們往後發展,一方面當然我們很注重市場質素、注重投資者保護,但同時間我們亦要積極看看市場發展。其實整個世界一直在變,即使在公司層面,我們不能墨守成規,我們抱着一個積極和開放的態度盡可能檢討。
 
記者:如果沒有新板,這群新經濟初創公司將會怎樣安置?
 
財政司司長:如果不需要新板,其實在目前的《上市規則》內加一章處理相關條款便已經可以。
 
記者:即可能最後有兩個專章處理新這類公司?
 
財政司司長:現在不要估計。
 
記者:但政府立場是否不傾向再設新板?因為市場的反對聲音都頗大。
 
財政司司長:市場有不同意見,又談不上有很大反對聲音,因為正如我剛才所說,「同股不同權」與一些初創企業或未有收入的一些企業,其實是兩回事,所以我覺得這兩件事不太適宜混為一談,要不然我們很容易誤會。
 
記者:想問拆息,特別是供樓,其實已經去到今日0.611,都相當高。其實是否看見資金都相當緊拙?接下來供樓負擔是否會再升?
 
財政司司長:我今次去世界銀行的會議,除了開會,亦約見了耶倫主席(美國聯邦儲備局主席耶倫)討論了大半小時,了解一下美國加息情況。可以跟大家說的是,無論他日由誰出任聯儲局主席,加息勢頭在所難免,只是快或慢而已,再加上美國已經開始了縮表,我們可見美國利率應該會向上,香港利率由於聯繫匯率的關係是會跟隨的,所以在這方面,利息上供樓負擔會增加是無可避免的,所以亦為甚麼我們常常不斷提醒大家要警惕。
 
記者:司長,可否多講兩句,剛才說財資中心的稅務寬減優惠被OECD說可能有問題,可否多講他們的關注甚麼?以及之後可能對香港有甚麼影響?
 
財政司司長:剛才我提到,譬如飛機租賃條例審議時,OECD提出中間是有ring-fencing,即是說與本地類似業務的公司的處理有所分隔,所以就說這個不是一個很合適做法。在飛機租賃公司方面,我們後來研究過後,發覺就算延伸至在香港經營這些業務的公司,其實分別不大,因為其實在香港做這些業務的公司很少,所以我們把它延伸到包含,即使在香港做都以同一個方法處理,就解決了分隔問題。剛才提到企業財資中心其實都是在說ring-fencing,即是分隔的問題。這個(問題)我們正研究中,會想出一個方案處理他們的擔憂,多謝。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7年10月23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9時41分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