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跳至內容
香港政府一站通 繁體版 English 背景 A A A 搜寻 搜寻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Level Double-A conformance, W3C WAI Web Content Accessibility Guidelines 2.0

无障碍网页嘉许计划
流动/无障碍浏览版本流动/无障碍浏览版本 列印版本列印版本 RSS Icon RSS
  主页 > 刊物及新闻公报 > 新闻公报 > 昔日新闻 > 新闻稿

新闻稿

(资料来源:政府新闻处)

财政司司长会见传媒谈话全文

************

  以下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今日(十月二十三日)下午出席税务新方向高峰会后会见传媒的谈话全文:
 
财政司司长:大家好,多谢大家今日来参加这个event,大家知道刚才有很多意见,看看大家有什么问题?
 
记者:司长,其实想问刚才林健锋议员都要求说要再考虑降低标准税率,怕邻近地区,譬如已经追得很贴,如果他日香港不是再低的话,可能都要再调整,你自己怎样看?因为你刚才已说到明不会降低的了,你刚才的意思是谈及利得税率,是吗?
 
财政司司长:我刚才所谈的是利得税标准税率,除非外围的竞争环境有很大变化,如果不是的话,在现阶段我没有计划一刀切将标准税率降低。当然商界有提出,其中一个讲法就是我们多年来都有盈余,即收多了税。我的看法有点不同,一来年年这么多盈余,当然大家都知道房地产市场都很畅旺,另外一方面,其实更加重要是我们展望未来,其实我们在社会发展方面还有很大的投入,不管是医疗、教育抑或土地房屋,甚至改善一些基建应付气候变化,用的钱都不少。所以在这阶段,我们现时的标准税率其实都相当有竞争力,外围环境的变化,我一直都有留意。刚才提到譬如欧洲有减税,亚洲有其他地方减税,这个我完全知道。我们目前来说仍然是相当具竞争力,所以不用担心。所以我觉得如果要政府接纳一些税务优惠建议,最好符合数个原则。第一个原则要具针对性,即是我们做这件事有利于我们推动某一个产业或某一个行业的发展或配合某一个政策需要,譬如刚才所说我们想推动创科发展,想中小企和企业做多些科研提升自己竞争力,所以你看到科研开支税务扣减可以给予300%至200%。第二个原则我们考虑的就是这些税务建议一定要为我们香港,不管在经济或社会方面,都要有比较大的裨益。我们不会单单计较给了一些税务优惠后可能会收少了多少钱,这个我们当然会考虑,但这并非唯一考虑,最重要的考虑是为我们的经济发展,为我们的社会就业创造多少机会,这个是一个重要发展。当然第三个原则就是让人钻空子、逃税、避税、漏税的风险要可控的,亦不会令我们的简单、低税制因此变得太过复杂。第四个原则就是要符合国际要求。我们都是仍然抱着这几个原则去考虑他们给我们的建议。刚才亦在讨论时间,其实台上台下都有些建议是不错的,我自己都记下来。
 
记者:司长想问,有报道说现在港交所不设立新板,其实政府的立场是否都觉得不需要再设新板,直接在主板里加入「同股不同权」的条款?
 
财政司司长:这方面我们讨论过,就着「同股不同权」我们讨论下来,目前的倾向就是觉得在一些新经济体,不管是创新科技、互联网相关或是一些科研医疗、生物科技这方面,事实上有可能都相当常见就是这些公司有「同股不同权」的情况,这个亦成为一个势头。当然「同股不同权」,大家便会想,如果容许这些公司上市的时候,对于投资者的保护会怎样?因此我们现在目前的倾向就是,既然这是在新经济的公司里有一个这样的势头,亦有不少这些公司是有前途的话,只要我们做好投资者保护的相关设计,是应该可以考虑的,所以我们便请证监(会)和联交所就这方面仔细跟进。至于我们就着这些公司是否需要一定要有新板,我们听到市场有意见,有些认为是好,有些则认为其实都不需要,因为现在做法里已经可以容许,譬如在《上市条例》中某一章是特别处理这些便不需要另外再设一板,这都是一个可行方法。所以在我们来说,我们觉得这个反而是次要,我们目前的倾向是先弄妥如果容许「同股不同权」的公司在香港上市,我们在投资者保护设计上应该怎样做,可以令到这些公司上市时同时又兼顾到投资者保护,让这件事可以向前走。至于是放在现在的主板或开一个新板,这不是一个大争议。
 
记者:司长,初创公司方面又怎样?如果你说「同股不同权」的公司需要有track record,这是否你们其中一个safeguard的元素?会否最后其实初创公司是绝对不能够行「同股不同权」?如果是这样,政府想吸引初创公司或新经济的初创公司的话是会怎样处理?
 
财政司司长:这个仍在研究中。其实就算说初创都可以包含的幅度很阔──究竟它有没有收入,或它就算没有收入,它所研究的那样东西去到多先进的阶段,尤其是在biomedical,即医疗科技方面,所以在这方面仍在研究当中。我觉得这事与「同股不同权」又不能混为一谈。但可以跟大家说,我们觉得就香港而言,我们往后发展,一方面当然我们很注重市场质素、注重投资者保护,但同时间我们亦要积极看看市场发展。其实整个世界一直在变,即使在公司层面,我们不能墨守成规,我们抱着一个积极和开放的态度尽可能检讨。
 
记者:如果没有新板,这群新经济初创公司将会怎样安置?
 
财政司司长:如果不需要新板,其实在目前的《上市规则》内加一章处理相关条款便已经可以。
 
记者:即可能最后有两个专章处理新这类公司?
 
财政司司长:现在不要估计。
 
记者:但政府立场是否不倾向再设新板?因为市场的反对声音都颇大。
 
财政司司长:市场有不同意见,又谈不上有很大反对声音,因为正如我刚才所说,「同股不同权」与一些初创企业或未有收入的一些企业,其实是两回事,所以我觉得这两件事不太适宜混为一谈,要不然我们很容易误会。
 
记者:想问拆息,特别是供楼,其实已经去到今日0.611,都相当高。其实是否看见资金都相当紧拙?接下来供楼负担是否会再升?
 
财政司司长:我今次去世界银行的会议,除了开会,亦约见了耶伦主席(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耶伦)讨论了大半小时,了解一下美国加息情况。可以跟大家说的是,无论他日由谁出任联储局主席,加息势头在所难免,只是快或慢而已,再加上美国已经开始了缩表,我们可见美国利率应该会向上,香港利率由于联系汇率的关系是会跟随的,所以在这方面,利息上供楼负担会增加是无可避免的,所以亦为什么我们常常不断提醒大家要警惕。
 
记者:司长,可否多讲两句,刚才说财资中心的税务宽减优惠被OECD说可能有问题,可否多讲他们的关注什么?以及之后可能对香港有什么影响?
 
财政司司长:刚才我提到,譬如飞机租赁条例审议时,OECD提出中间是有ring-fencing,即是说与本地类似业务的公司的处理有所分隔,所以就说这个不是一个很合适做法。在飞机租赁公司方面,我们后来研究过后,发觉就算延伸至在香港经营这些业务的公司,其实分别不大,因为其实在香港做这些业务的公司很少,所以我们把它延伸到包含,即使在香港做都以同一个方法处理,就解决了分隔问题。刚才提到企业财资中心其实都是在说ring-fencing,即是分隔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正研究中,会想出一个方案处理他们的担忧,多谢。

(请同时参阅谈话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7年10月23日(星期一)
香港时间19时41分

 

 

返回页首